南宋皇帝圍棋軼事

時間:2017-10-27 12:41:26

20150521-171918-386-15155_800_600 (1).jpg

 在宋代皇帝中,除宋太祖趙匡胤之外,還有幾位后來皇帝熱衷琴棋書畫,并且有一定造詣。北宋滅亡后,南宋皇帝中,宋高宗與宋孝宗便是弈林常客。

山外青山樓外樓,西湖歌舞幾時休?曖風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當汴州。

這首詩生動地勾勒出南宋小朝廷茍且偷安、點綴升平的情景。宋高宗趙構是一個昏君,置國土論喪、父兄被虜于不顧,整日歌舞游宴,醉生夢死。他喜歡下棋,圍棋、象棋都是他忘憂清樂的極好消遣。在他的帶動下,宮庭里弈風大熾,而杭州城里的圍棋活動也愈加昌盛。周密《武林舊事》中載有南宋“棋待詔”名單,抄列如下:

鄭日新(越童)、吳俊臣(安吉人)、施茂(施猢猻)、朱鎮、童先(陳刻章先);杜黃(象)、徐彬(象)、林茂(象)、禮重(象)、尚瑞(象)、沈姑姑(象女流)、金四官人(象)、上官大夫(象)、王安哥(象)、李黑子(象)。

以上凡注“象”字的,都是象棋棋待詔,其余是圍棋棋待詔,共五名。這十五人中,除沈姑姑是孝宗時的棋待詔外,其余人的事跡均無可考,但大致可以斷定不是高宗、孝宗時的棋待詔。

高宗時的棋待詔、有一位名叫沈之才。據宋王明清《揮鏖余語》載:

沈之才者,以棋得幸思陵為御前祗應。一日,禁中與其類對弈,上喻曰:“切須子細。”之才遽曰:“念茲在茲。”上怒云:“技藝之徒,乃敢對朕引經邪?”命內待省打竹篦二十逐出。

 

高宗對外卑躬膝屈,對臣屬則主子派頭十足。沈之才雖然是圍棋高手,但在高宗眼里,不過是供他消遣的“技藝之徒”,要打就打,要逐就逐,國手之命運如此,令人悕憈。

另據如《太平清話》載:

錢塘為宋行都,男女尚嫵媚。號籠袖驕民。當思陵上皇太號,孝宗奉太皇壽,一時御前應制皆女流也,棋則沈姑,姑為一時之選。
高宗晚年愈發驕奢淫逸,連下棋的對手也要找女流。又《武林舊事》載:

淳熙八年正月元日……上(孝宗)侍太上于欏木堂香閣內說話。宣押棋待詔并小說人孫奇等十四人下棋兩局,各賜銀絹。

淳熙十一年六月初一日,車駕(指孝宗一行人)過宮。太上……命小內侍張婉容至清心堂撫琴,并會棋童下棋……

高宗讓位做太上皇以后,下棋或看棋,成為他生活中的一項內容。孝宗也確實是個孝子,極力迎合高宗的喜好。從以上記載還可以了解,高宗身邊還有一些棋童,大約是為他下棋遣興而設置的。

宋孝宗趙眘(1127—1194),與高宗一樣,也十分喜好圍棋。他們雖然不是真正的父子,但在興趣方面,卻也很有緣份。據宋張端義《貴耳集》載:

孝宗萬機余暇,留心棋局。詔國手趙鄂供奉,由是遭際、官至武功大夫、浙西路鈐。因郊祀乞奏補,懇祈甚。至圣語云:“降旨不妨、恐外庭不肯放行耳。”

這一段記載,表現了封建時代官場上的一些有趣的情況,所謂君臣際遇往往取決于皇帝個人興趣的好惡。孝宗喜歡下棋,所以他寵信國手趙鄂,提拔他做高官,而趙鄂因此也敢于提出非份的要求。但看來孝宗也不算糊涂,所以他說:“降旨不妨,恐外庭不肯放行耳。”找一個借口搪塞過去。孝宗對趙鄂的恩寵,自然會在朝野的士人之中產生影響。也會有人潛心研究棋藝,希冀得到皇帝的賞識,這就是最高統治者的個人愛好,往往能夠影響臣民愛好的原因。

彩票计划团队百度知道 浑源县| 南宫市| 江源县| 册亨县| 武邑县| 萨迦县| 泗水县| 洛隆县| 临夏市| 三亚市| 林周县| 临洮县| 和静县| 得荣县| 将乐县| 怀安县| 伊金霍洛旗| 西乌珠穆沁旗| 宕昌县| 高雄市| 甘南县| 通海县| 桦南县| 朝阳县| 乌拉特中旗| 灵宝市| 清河县| 溧水县| 广东省| 盱眙县| 漾濞| 辛集市| 永嘉县| 岑溪市| 九龙坡区| 石河子市| 苍南县| 郓城县|